用再多的眼淚,再也喚不醒沈睡的你. 不指定

Lens , 2006/02/13 03:20 , 我的心情 , 評論(23) , 閱讀(9081) , Via 本站原創 | |
2006年2月11日中午約一點左右,我一個人呆坐在電腦
前,靜靜看著表弟傳來的MSN訊息〔哥... 你爸從樓上摔
下來... 現在在博愛醫院〕。

腦子裡閃過一個很不好受的念頭,所以打了電話回阿姨家
做確認,電話是姨丈接的,他說,他經過候安醫院時,看
到擔架上的我爸應該還好,頭有流血,鼻孔也是,情況應
該沒有很糟,但是我疑問起鼻孔流血,是不是非常嚴重。
緊接著,掛上姨丈的電話就打電話給妹妹,撥了五六通都
沒接,心裡想的她應該是陪爸去醫院才是,我又在電腦前
呆坐下來繼續等待最新情況,大約五分鐘後,妹妹來電了
,說他正在往奇美醫院的路上,等到了醫院再跟我報告狀
況,大約又等了十多分鐘後,妹妹來電,我一接起,只聽
到淒厲的哭聲喊著〔哥,你快回來,爸很嚴重。〕心情忽
然像背起一顆巨大的石頭,好沈重....,腦子裡閃過的念頭
是,我要飛奔回家,無論我用什麼樣的方式,我要用最快
的速度回到台南。

立刻從電腦前站了起來,隨手抓了衣服換穿,跟坐在一旁
的小罐的說〔我爸出事了,很嚴重,我要立刻趕回台南。
〕討論了一下,決定讓小罐的載我回台南,最快的方式除
了搭飛機之外,再來應該是自己開車最快,就這樣,在很
快的時間我們,就上路了(很抱歉,害小罐的車牌被拔走
..警察真的無情..),在出發不久的路上,妹妹又打來了一
通電話,一樣淒厲的哭聲〔哥,你快點回來,爸爸撐不住
了。〕掛上電話後,眼淚就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心
裡一直祈禱著,希望老天爺不要開我的玩笑...

自從唸大學開始,一個人在台中求學,二三個星期回家一
次,這樣的日子有八年,研究所畢業後,來新竹工作,也
將二年多的時間,前後加起來,十年多的日子,說實在的
,回家能和你見面的次數不多,更別說多少話了,但儘管
如此,我知道你在別人的面前仍然以我這個兒子自豪不已
...

突然間,覺得自己好不孝,眼淚直直滾又能換來什麼,就
這樣,把跟你從小與我們相處的情形,很快的在腦子裡重
撥了一遍,每過一個畫面,就像一把刀在心上割劃一次,
花了三個多小時,眼淚從新竹流到永康奇美...
一路上也忘了多少人打電話來關心了...

到了奇美醫院,我怕來看我爸的人多,所以要小罐的先行
離開,免得到時我照顧不到她又換來一場尷尬,下了車,
用最快的速度衝到急診室,問了服務台,找到加護病房,
走到病房門口,看見媽媽,妹妹和一群關心你的親友,每
個人都紅了眼,媽媽立刻帶我進去加護病房內看我最親愛
的你。

一走到你的病床前,我整個人都快崩潰了,插滿了管子,
我幾乎看不到你的臉...尤其那一管抽血的管子,不斷的把
血從你口中抽出來,像是要抽乾你的血那樣恐怖,我又忍
不住讓淚流了下來,哽噎的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清楚的
喊出一聲〔爸,我來看你了〕。在一旁的媽早已哭的歇斯
底里,可是任我怎麼叫,都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轉頭看
看血壓和心跳測量,
血壓59mmHg,心跳140
天啊!和我的常識差異太多了吧!
趕快叫護士小姐來問,才知道,你的腦部遭受嚴重撞擊,
腦中線已走樣的離普,已經沒有任何反射動作了,心跳和
血壓還是靠著強心針勉強的維持著,她們說,最強的三種
急救藥都用上了,醫師還說,即使有機會救回來也是植物
人一個,我開始明白她們的話了,你只是靠著機器在維持
著僅有的一點生命跡像,因為妹說你撐得很辛苦,一直在
等我回來看你。

從五點多踏進奇美,一直到下午二點你要出院了,我們一
直守在加護病房門口外,祈求著天給一點奇蹟,可是老天
爺並沒有賣這個面子給我們,當護士小姐急忙的衝出來要
我做決定要不要現在就回家時,你的心跳瞬間從130往
下直墜80,因為,所有的藥劑再也對你起不了作用了,
老天爺要帶你走了,而你也決定放棄了與死神的這場拔河
,我又再次的哭了,護士小姐領著我的要求進去準備送你
回家的事,我一個人蹲在角落,使勁的想把眼淚擠乾,因
為,等一會兒,你出來後,我不想你看見我悲傷的眼淚...

坐在回家的救護車上,我總算可以把你的臉看清楚一點了
,因為,你臉上的管子明顯的少了很多,但是腦臚內出血
,把你的臉腫脹的歪七扭八的,看了我好心疼,我撥撥你
的頭髮,想幫你恢復原來的容貌,無奈我也只能想想而已
,二點二十多分,抵達家門口,一下車,我又忍不住的紅
了眼眶,天性樂觀的你,動也不動的從擔架上下來,回到
家,妹妹,媽媽,阿姨在門口,也都紅著眼看著你下車...

決定用安靜詳和的方式,讓你走完人生的最後這一程,所
以,我們選擇用慈濟的方式,送你往西方極樂的世界,頌
經是今天你回來,我們做最多的事,我們都努力的在往好
處想,把唸的經文回向給你,讓你能輕易的走向西方的極
樂世界去...

做兒子的我,從沒有在你身旁陪過你很久的時間,現在,
或許是這輩子的第一次,我陪在你身邊最久的時間,只是
,不同的是你靜靜的躺在我面前,我也靜靜的陪著你聽佛
經,也許沒有經過意外,人都不懂得珍惜身邊的親人,等
意外已經擺在眼前,才來想這個,一切都是多餘的了,如
果,你還有知,我想告訴你,我愛你,但我雖捨不得你,
更不願你留戀這裡,杜師兄說的是,對於驅體,你只有使
用權,沒有佔有權,如今,你已功德圓滿,達成你這世人
的任務了,那麼你就應該放心的往西方極樂世界去,這裡
的世界,還有我可以替你照顧媽媽和妹妹,爸,若有來世
,我依然要當你兒子,記得哦!

姨丈說,其實你很好命,上輩子一定積了不少福氣,這輩
子才能樂於工作,樂於打牌,走的時候不拖泥帶水,沒有
留債務和責任給後代的背;
三舅說,你就是人太好,心太軟,對人總是用情字以對,
但害死你自己的也是用情以對這四個字,那工程本來就不
該是你做的,別人懇求個幾句,你就心軟接了下來,一個
工作還沒做完,後面又壓一個,他為你好不值,臨退修享
清福之際,才發生這種意外;
媽說,你不夠疼她,怎麼突然放她一個人說走就走,她又
說,你對我們守承諾,不留任何債務給我們,走得乾乾脆
脆;
社子的阿賢叔叔說,你們認識四十年了,他當你是大哥,
又是教他鐡工的師父,他說,被你服務到的人家,都會再
找你做他們的工作,因為你重視品質和承諾;
新化的阿勝叔叔說,你們是二三十年的好友,說你重情,
好相處;

所有認識你的人,都提出相同的一點,
你人太好,惜情。
我想那就夠了,你的人生是值得了,
那就換我說,做兒子的很以你為榮。
Jane
2006/07/05 18:45
天ㄚ 我現在才知道 ...-而且還是每天跟你共事的同事
回想起來 突然想起
你當時請了一段日子的假
只聽說你回台南...

遲來的安慰 對你似乎已經沒有那功用
所以
我轉為對伯父的祝福
願他 在遠方一切安好
Outbreak
2006/03/01 11:07
節哀
堅強下去
相信你父親也會看到你的優秀
智雯
2006/02/27 21:05
鼎仔~~
你的父親是有福氣的人
他換個形式存在我們的生命
他的兒子也是個很棒的人
要加油喔!
min Email
2006/02/24 20:43
鼎仔,

許久許久沒上來你的站
才剛發現你換成blog的網頁有點驚喜
卻也同時看到這個令人難過的噩耗

就像伯父的朋友所說的,
伯父能走的如此不拖泥帶水,想必是帶有極大福報的
你真的可以感到欣慰。

我家最近也因為爸爸的身體出了狀況
家裡歷經了一場震幅不小的地震
你的心情我多少體會一些
這種傷痛不容易挺的住
光是想著一幕幕的畫面就夠令人承受不了
你們一家人真的辛苦了

鼎仔,
我想請你多關注伯母
她一定是其中最脆弱難熬的人
請你和其他家人務必要給她心理強大的支柱
隨時注意她的情況
不管她表面是否故作堅強
好嗎?

對了
今天看了你的文章才知道你在新竹
我也在新竹
需要聊聊時我都在


我是阿憫
hondo
2006/02/17 17:42
突然ㄉ...心一定很痛!!
你還有阿姨和妹妹...要當她們ㄉ肩膀唷~
時間會淡化傷痛ㄉ...
好好珍惜身邊ㄉ人,加油!!!
2006/02/17 15:37
他還是在你身邊,只是換了個方式
Judy
2006/02/17 15:30
鼎鈞~~加油ㄋㄟ....
你知道我們大家一直都會在這給你支持給你加油的啦!!
王爸爸是要去另一個世界享樂的~~~
你們要放心讓他無牽掛喔~~~他也會在天上看你的們的唷!!
Lens Email Homepage
2006/02/17 12:34
感恩!
沒想到這麼多人來留言為我打氣...
我會加油的!
我會堅強的!
夏天
2006/02/17 12:20
天空的邊際有多遠,父親的愛就延伸那麼遠
在天堂微笑看著你們的他,麗希望看見的是微笑的你們,
願你一家人都能微笑面對在天堂的父親~
God bless you...............
Joey
2006/02/17 11:06
慚愧!
從別人才得知此消息!

這時候一定非常感傷,但要儘快重整情緒,想辦法堅強.
你很幸福,只是伯父走的太急.
很多事需要重新摸索,開始.
慢慢會知道,你能承受多少重擔,走多少路,回想是否能像你父親一樣.

誌哀
順變
分頁: 1/3 第一頁 1 2 3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暱稱

網址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登入] [註冊]